云遥剑止

垃圾写手

摘纪录:

安全感、和谐和幸福,这些东西一旦相加,或许看似爱情,也几乎等于爱情。但他们终究不是爱情。
——马尔克斯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


感谢推荐

【山花】【安利向】入坑指南

请你们来山花坑里瞧一瞧

象子象:

又名如何给人安利一个新cp




多图预警




做这个字母站资源的整理主要有两个原因,一是因为最近想给好友安利山花,但是奈何这两人的糖实在是太多了,感觉这么讲都讲不完,而且这种“心动”都是要自己体会的,所以想推些视频给她看。二是,和新进坑的学妹在交谈时,她总是惊讶于我知道很多她不知道的“显微镜”下的世界,所以建议了一套看视频流程,如下。




千挑万选了一些典型,废话不多说,我们开始:




第一PART:入坑视频




简单的入坑视频,内容不需要很全,但是有引导性,用视频配字的方式较快的展示cp背景,可以将人引至坑边。








第二PART:硬硬的干货


 


干货基本上分两部分


一是两人同框的各种剪辑,综艺主要是有明侦,我侦,24h,加一点拜冰里的魏嘎争白。主要分为节目本身和花絮部分。


二是web+ins的相关互动










第三PART:那些广为人知的“梗”


 


粉cp,梗是一定要知道的,请配合web+ins一起使用,味道更好哦!




 


第四PART:高糖预警


 


主要就是显微镜女孩们把糖全都剪到了一起,甚至还排了名。


 


1、排名汇总向




2、双标打脸 求生欲 吃醋 细节 求结婚




3、双视角 粗箭头(重点推荐)






第五PART:延伸向




从此开始,山花的攻受就有区分了,个人接受无差,但是推荐的大部分都是魏白,逆cp的就不要看了啊


 


主要分四类,一是角色延伸,比如说谣书、爱梦、唐一修和陆之昂。二是杂志混剪。三是搞怪同人。四是情节歌词。


这个就非常多了,简单的列几个我个人比较心水的。


着重推一下《偏爱》,填的词太好了,简直是山花主题曲!






 


 


END




希望这个“指南”对大家有用,山花girl还等什么,看过的没看过的都要再刷一遍!


如果有以上up大大,偶然看到了这个,在此献上我的感激之情!


小红手、小蓝手我都是喜欢的,当然还有最爱的评论,随便转发!



占tag非常抱歉

想问问圈里好看的文,呜呜呜呜,巍澜好磕。入圈太晚

呜呜呜魏白太好磕了,白敬亭究竟是什么神仙下凡。

圈里的文麻烦有推荐一下的吗?

愿挨#1

氢气钢瓶:

爱坎,疯狂爱坎,感恩坎坎请我胡吃海喝这么一遭。我在被窝里翻滚,唱一首mirror mirror on the wall I don't need you any more。


葛生:



所谓三级cp:南极北极穷凶饿极。都没好意思打J禁。




@氢气钢瓶 




-








居酒屋二楼还留着昭和年代翻新的和室隔间。高木到的时候,中岛屈腿坐在桌边,往嘴里送一块冷掉的穴子烧。称不上是多乖巧的姿势,胳膊肘不像样地压住某道甜品碟,吃剩的生奶油将将沾到垂落的蝙蝠袖口,也懒得抬手救上一救。此前高木收到他讯息,简明扼要一处地点定位,指示标志悬浮在危险街区边缘,缺乏应有的文字解释而充满逼宫气势。眼下他看清中岛跟前那只邪恶的大玻璃杯里清白装着化冰的乌龙茶,深感被摆弄的懊恼,倒没什么脾气,甚至挪过去帮他把厝火积薪的袖子捞了捞,“没喝酒干嘛叫我来。” 




中岛琅琅然侧目他一眼。不在镜头前看人的话,他的眼睛里会流露些皮囊外的东西,平白有肆戾。“也没非要你来呀。” 




但他怎样高木都会来。二零一六年的春天曾是人心惶惶的季节,夜晚与酒精催化不安分的灵魂和丑闻;即将到来的纪念日使一切重蹈覆辙变作忌讳。他身边无形构筑起紧锣密鼓的监察网,在那些禁闭式的视线牢笼当中,高木意外沦为最纵容他那一个。中岛任由他将自己塞进后座,车牌型号都不在狗仔记录之列,自然也未经他眼熟——高木辩解似地抱怨说,这还是我姐的车。准备工作这样细致,是不是早也想好跟他有罪同诛。中岛像当真喝醉了一样傻笑,抱着驾驶座的头枕,趁高木低眼打火,倏忽凑到他耳边去,“谢谢你,高木君。”热气精打细算地钻进后者不受用的耳朵孔。 




高木推开那张挑不出错处的好容颜(竟然忍心),反应明显深受其害,“千万别亲我。” 




他时常胡乱亲人,不分场合对象,天生口舌金贵,欠珍馐玉馔和吻。你看他那些花样百出的美食综番,吃东西的样子漂亮到令人上火,今后又要以同样的面孔,试怎样与你无关的味,尝怎样与你无关的嘴。高木身在此山中,知福一点点,惶恐一点点,明哲保身的初衷与行动背驰,反应过来时中岛正在凭区区一条短信召他即来又挥他即去。他像一种消除游戏里的卡关设置,随步数蔓延的有毒液体,每次只侵蚀掉看似与整局胜负无关的一小块角落,优柔寡断地泯然众生,也优柔寡断地攻城略地。所以,高木心想,他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叫自己“高木君”的? 




“在想什么?” 




高木从内后视里望望他,不很动容,“想你。” 




中岛也不很听信,只说很好,你应该多想我一点。晕黄的侧灯底下,他眼睫映影浓密如妆容残余。这是回中岛实家的路,高木开得不熟,途中须几经点教,再两回不肯问了,自个儿跟自个儿生闷气,红灯前的手指头哒哒地叩着方向盘。车里淌一段冰冷冷的北欧女声,和他的打击节奏唱在一处。中岛仰着脑袋刷手机,鼻梁秀挺,是旁观会想他屏幕掉下来打压几寸的程度;大概刷见了什么,突然开口问高木最近胖了多少——不知道是真没读懂对方情绪,还是带了些旁的有恃无恐。反正高木总算有点烦,丢一句没称,引得这厢再次探上前观览,“有的吧,脖子和下巴这里,都快要看不到弧度了。” 




他语气认真,轻佻从耳后滑到颈阔肌再滑到喉结的指尖也认真——明明以前是那么好看的下颌线。中岛向来以脸撑腰,诸此行径不好说成性骚扰(唯一一次失策众所周知),高木被他讨巧似地抚蹭来回,心思静若那什么冷淡,但到底是给摸顺了。“嗯。下个路口往哪走?”他倒不想中岛练就这制胜一招,十七公分大的巴掌要经停多少具辗转瘙痒的尸身。 




中岛拨拉两下他那枚贴身多年的锁骨链(是seven还是特指一人?),依依不舍地,“下个路口就到啦。” 




结果临分手还是挨了一口。四舍五入算个偷袭,因为剩下五分之一距离里高木识破他企图,电光石火地撇开了半张脸;最终落点偏离红心半寸,对方嘴边那道疤痕堪巧擦见他唇锋。中岛无不遗憾地舔了舔磕碰到的齿尖,抽身下车前忿忿撂一句“没完哦!”,其实还带着笑,夜色底下一簇红口白牙,是温棚里新雪曜牡丹。高木给晃过一下,挥手赶他快走,说没慌是假的,又无从发作起,直到人背影隐进门廊还在盯着看。适逢留了空胧一壁冷灯的玄关步出另外的造物来,比中岛略矮,模糊地极亲昵,带门息间不忘往路边停留的陌生车辆投过审慎一瞥。真是好一瞥,殊未防让高木同那个熟识的、记忆当中十多岁的中岛裕翔,虚虚打了个照面。 




而这一照能如何呢。高木揉揉方才跟人撞过的嘴,将车掉头驶回来的方向,很有点看破红尘的通透。纵我们来弥是天仙画皮神工剔骨,与他这个已然成精的哥哥,又还能再多几分相像。 








过一阵有关中岛委身那位阿姨做贴心小狼狗的言语传将开,届时山田凉介业已据称在喜大老爷名下的私人房宅出入频繁、伊野尾慧也业已据称因私生活淫乱导致发际线倒退很一段时日了,几方代表偶像界黑暗的奸邪狡诈势力一朝聚首,于杂志拍摄闲暇玩一种无聊的打手游戏。惩罚设定意有针对,输的人要被当场掀刘海儿。中岛第一局就玩死了伊野尾,难免不好意思,再者对面一副视死如归的可怜相,兔爪子刚抬了过半便忽收回,改作倾身往喵的门帘上啾了一啾。两只小动物亲亲嗌嗌,手拖手对视灿笑,腻能腻一昼,看得旁边背头美瞳的山田大佬浑身膈应,决定屈从背后零散眼光中最灼人那道,安抚角落里保持通常乖巧的世界的男朋友去了。无聊游戏小组参与者缺一,伊野尾信手拽来路过一个爹聊作替补。薮摇摇脑袋,显然没什么兴致,倒还耐心:“所以要怎么玩?” 




“你打我,我打他,他打你。被打到就输掉了。输的人要被裕翔亲。” 




中岛配合地撅起嘴凑近,薮以手上毛巾抵挡他逼良为娼。——高木打从镜头前下来看见的就这么一幕,一时间竟犹豫了该先帮哪一边。(爹:女大不中留。)他是不稀奇中岛大风大浪,心态挺祥和,过去拍拍薮举着的手臂,说那边拍摄在叫你,再垂下眼款款向伊野尾:也有你。一旁的Making摄像机忠实记录他清君侧的来龙始末。中岛三郎本郎没心没肺地瞅着身厢一位位妃啊嫔啊宛转马前死了,一点没有此恨绵绵的意思,转脸佯嗔道,“这下都没人玩了。” 




高木摊一只手给他,“我给你玩。”












TBC.


“你是我的头号粉丝吗?”

村桥原树:

#


贺新郎


到我人情老。看此生、遗恨迢迢,归期见早。年少轻薄风烟却,丽目灵眉缥缈。又何论、太平洲岛。浮生海海隔重阻,常暗念、紫灯朱影好。若目合,恐叨扰。
梦回盛朝劝莫恼。早料他、今生苦乐,干我甚少。名就功成得偿遍,一二憾事勿讨。身罢了、深宅度老。一庭松樱一庭晓。恕不问、花径谁扫。缘未尽,史话找。




谒金门


亦难分。世情尽管多嗔。无限年光有限身。冷酒懒重温。
青山曾知梦好,方醒已成商参。人间口耳传新婚。不是今年春。
算未闻。到此几数年轮。千金纵买女夷神。多情报无门。
往日可堪历历,何故借事前尘。饮尽琼浆垂泪痕。还珠卖椟人。

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?

青醋芥陌:

学习,请大家监督我!!


落雁修竹:



夜寂梦竛:







受教🙏








一个奶味儿的嗝儿:















●觉得很有用,便搬运过来
●问题摘自知乎,答案摘自谢熊猫君
●作者:Chuck Palahniuk
●全文 http://litreactor.com/essays/chuck-palahniuk/nuts-and-bolts-%E2%80%9Cthought%E2%80%9D-verbs


从现在开始,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,你不可以使用“思想动词”。
思想动词包括:想,知道,理解,意识到,相信,想要,记住,想象,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。
思想动词还包括:爱和恨。
还有些无趣的动词,比如“是”和“有”,也要尽量避免。



在接下来的半年内,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
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。
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
这是一个早上,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,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。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,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。以往,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,这一天,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。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知道”事情,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,让读者自己“知道”到这些事情。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想要”一件东西,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,让读者自己“想要”这件东西。



你不可以写
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。
你要这样写
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。她单脚站着,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,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,也留下她的香味。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,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。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。
也就是说,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,只能描写感官细节——动作、气味、味道、声音和触觉。



通常来说,写作的人把“思想动词”用在段落开始,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,然后再来描绘。例如:
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。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,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;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;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,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;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……
你看,开头那一句“知道”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。不要这样写,如果你真的想写“知道”,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,或者干脆改写成
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。

思考是抽象的,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。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,然后让读者来“思考”和“知道”,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。
爱与恨也是。
不要直接告诉读者
露西讨厌吉姆。
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,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,把“讨厌”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。
早上点名的时候,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,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,露西轻声的说了句‘呆逼’。

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。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,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,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,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“思想”。
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。
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
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,马克看了下表,已经11点57了。这条路一路看到头,都没有公车的影子。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。司机在会周公,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。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,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,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……
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,但是即使这样,你也不可以用”思想动词“。



而且,你也不可以用”忘记“和”记得“。你不可以写
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。
要写成
大二那年,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。
不能走捷径,要写细节。当然,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,让人物互动起来,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,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。




另外,在你努力避免使用“思想动词”的时候,尽量减少“是”和“有”这样单调的动词。
不要写
“安的眼睛是蓝色的”或者“安有蓝色的眼睛”。
要写成
安轻咳了一下,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,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,然后她微笑着说……
尽量少用“是”和“有”,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。这样,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,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。




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,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,但是过了半年之后,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,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。












林朵:

创作者应该对自身水平保持警醒,特别是在进行同人创作时。有许多热闹与赞美其实是观众们献给原作在自己心中的投影,剩下的部分才是属于同人创作者的功劳。如果不能区分这二者间的区别,人就有了飘飘然的可能。


错把原作的光环当做自己的,对原作热度的依赖大于了对自身水平的仰仗,这样是很危险的。


PS:点击此文TAG有惊喜~